弘鼎:涉事局长被停职调查!

文章来源:系统盒    发布时间: 2019年11月12日 09:29  阅读:0312  【字号:  】

一早醒来,我发现我正躺在一张又大又舒服的布丁大床上。我坐起来,穿好衣服,看了看四周,我正处在一个四周开满鲜花的房间里,我随手按下了床边的一个红色按钮,突然,我坐的布丁大床被改造成了一架红色的直升飞机,飞出了小区。我吓坏了,连忙大喊道:停!停!快停下来!直升机好像听懂了我的话似的,停在半空不动了。我又按下一个黑色的按钮,直升机又突然变成一辆汽车在公路上飞驰着。这时,前面出现了一辆和我的一样的车,迎面而来,我被吓出了一身冷汗。我不会开车呀,呀字还没说完,方向盘就自己转起来,避开了前面的车。我突然发现,还有一个蓝色的按钮在我手边,我猛地按了下去,突然,这辆汽车变成了潜水艇,钻进了公路下面。我缓缓睁开双眼,看见四周全是一片汪洋,周围还有几艘绿色的潜水艇。我忙去四处打听,原来现在是公元2233年,我现在是在2200年开发的水下城市。我接着往前开,发现前面是一片高楼大厦,与陆地上的生活环境十分相似:有公园,有广场,有商厦,有居民楼……我很奇怪,难道这里的人们都能在水下呼吸吗?我走下潜水艇,试着呼吸了一下,发现我也能在水下呼吸,那感觉就和在陆地上一样。我找到了一个大姐姐,说出了我的疑问,姐姐用诧异的眼神看着我说:你不知道吗?这是咱们一出生时医生给我们安上的转氧器,能够帮助我们把水转换成氧气,所以我们能在水下呼吸。我又问:但是为什么人们都在海里住而不去陆地上住呢?想到刚才的场景,我心里的疑问不减反加,姐姐眼里有几丝悲伤,无奈的说:在2180年时,地球上的所有资源都被人们开发完了,我们连口水都没有了,只能喝雨水。政府没有办法,就在天上建了一个天上城市,在海里建了个水下城市,我们因为没有钱,便只能在水下住着。而在天上住的都是第一批报名的人。说着她便哭了起来,我连忙安慰她,心里也有番想法。

弘鼎

刚走到自己家楼道口,我就看见在一大群人围在一个下水道边。我很好奇,也就挤了进去。只见一个与我年龄相仿的小男孩蹲在下水道边掏着什么。他背着一个大书包,乌黑发亮的小平头,高高的鼻梁,一双眼睛炯炯有神,看上去好像不是穷人家的孩子。他在干什么呢?我满脑子都是问号.

您为什么帮我?不知道, 也许是出于习惯的本能吧,我一看见有人要帮助就忍不住去帮助。哦,原来是这样,谢谢。

由于时代的变迁和社会的进步以及人们对生活品质的追求,越来越多的人开始试着脱离家庭,寻找属于自己的生活方式,无意中忽略了长辈们的感受,甚至于与他们渐行渐远,只有少数人还保留着那温存的记忆。而另有不少人以忙为借口,以所谓的孝为目的,一而再再而三地延迟对老人的关爱关心,孰不知当你为了那所谓的物质上的孝时,却又放弃了本质的精神上的孝。事实上这些悲剧的发生不单单是当事人缺乏对孝本质上的理解的结果,还有社会保障制度的不完善,人们在生活的重压下,被迫疏于行孝,转投工作。

可那小男孩根本不理会这一切,继续蹲在那。他开始先用一根小铁丝陶那枚硬币,可顽皮的硬币根本不听小男孩的指挥,依然绞丝不动的躺在那里面。就这样反复了许多次,那枚硬币还是原地不动,就在这时,那个小男孩不小心被铁丝划破了手,鲜血顺着铁丝流过了下水道里。他往嘴里吮了一下,又换成另一只手。硬币终于曲了出来。他用纸擦了擦双手,又擦了擦硬币,把这枚宝贵的一元银币交给了小区门卫。

一早醒来,我发现我正躺在一张又大又舒服的布丁大床上。我坐起来,穿好衣服,看了看四周,我正处在一个四周开满鲜花的房间里,我随手按下了床边的一个红色按钮,突然,我坐的布丁大床被改造成了一架红色的直升飞机,飞出了小区。我吓坏了,连忙大喊道:停!停!快停下来!直升机好像听懂了我的话似的,停在半空不动了。我又按下一个黑色的按钮,直升机又突然变成一辆汽车在公路上飞驰着。这时,前面出现了一辆和我的一样的车,迎面而来,我被吓出了一身冷汗。我不会开车呀,呀字还没说完,方向盘就自己转起来,避开了前面的车。我突然发现,还有一个蓝色的按钮在我手边,我猛地按了下去,突然,这辆汽车变成了潜水艇,钻进了公路下面。我缓缓睁开双眼,看见四周全是一片汪洋,周围还有几艘绿色的潜水艇。我忙去四处打听,原来现在是公元2233年,我现在是在2200年开发的水下城市。我接着往前开,发现前面是一片高楼大厦,与陆地上的生活环境十分相似:有公园,有广场,有商厦,有居民楼……我很奇怪,难道这里的人们都能在水下呼吸吗?我走下潜水艇,试着呼吸了一下,发现我也能在水下呼吸,那感觉就和在陆地上一样。我找到了一个大姐姐,说出了我的疑问,姐姐用诧异的眼神看着我说:你不知道吗?这是咱们一出生时医生给我们安上的转氧器,能够帮助我们把水转换成氧气,所以我们能在水下呼吸。我又问:但是为什么人们都在海里住而不去陆地上住呢?想到刚才的场景,我心里的疑问不减反加,姐姐眼里有几丝悲伤,无奈的说:在2180年时,地球上的所有资源都被人们开发完了,我们连口水都没有了,只能喝雨水。政府没有办法,就在天上建了一个天上城市,在海里建了个水下城市,我们因为没有钱,便只能在水下住着。而在天上住的都是第一批报名的人。说着她便哭了起来,我连忙安慰她,心里也有番想法。

最害人的便是网络游戏了。这些网络游戏有百之八十以上都是非常不切实际,并且都是为了一个字——钱,他们一年的直接收入高达几十亿元。以网络游戏《传奇》为例。一个初学者如果想要修炼到较高级,上网和游戏点卡的花费在上百甚至上千,还不包括时间和精力以及虚拟情感的投入。有些人辛辛苦苦地升到了好几十级,却被黑客盗走了和密码。时间、金钱、情感的投入一下子灰飞烟灭,最终一无所获。




(责任编辑:雷家欣)